全网最活跃的股票配资与期货配资论坛交流社区网。

亨通光电长期投资价值_中雷光电股票

必读上海沪市上市公司公告(8月28日)

公司此次拟收购上海亨通部分股权的交易对方是自然人王毅强、蒋丽霞、文宇,上述三名股东目前分别持有上海亨通51%、40%、9%的股权。上海亨通曾于2016年8月18日发生股权变更,股东由亨通光电、亨通集团变更为久阳投资;2016年9月13日,不到1个月的时间内,上海亨通再次出现股权变更,股东由久阳投资变更为上述三名股东。其中,王毅强曾为上海亨通法定代表人。当初上海亨通先是被卖给久阳投资,后又被卖给王毅强等人,出现如此频繁交易的背后,原因为何?根据亨通光电2009年的公告,当时王毅强便是上海亨通的法定代表人。2015年底宣布转让时,王毅强仍为法定代表人。而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上海亨通的变更记录显示,2014年5月,王毅强与亨通光电实控人崔根良同为上海亨通的监事。也就是说,在上海亨通的股权被亨通光电卖出前,王毅强是上海亨通的董监高人士。对于上海亨通被连续转让,如果没有证据证明上述2笔交易有关联,

白马股爆雷跌停惊魂后亨通光电(600487)澄清自媒体质疑

亨通光电仍预付大额款项给凯乐科技。2016年至2018年,亨通光电预付款期末余额分别为5。39亿元、26。18亿元、33。36亿元。亨通光电暴增的预付款主要流向凯乐科技。2016年至2018年,亨通光电对其预付款项期末余额分别为1。97亿元、19。9亿元、26。35亿元,亨通光电预付款项期末余额较期初余额分别增长了128。76%、385。72%和27。43%。对此,亨通光电澄清表示,公司于2016年下半年开发了某央企集团单位专网通信设备的供货资格与供货渠道,并委托湖北凯乐科技代工。最终客户为国务院国资委直属的中央企业的全资子公司;业务关键部件供应商由客户指定,公司采购时以银票预付。该项业务属于正常的商业往来。同时,亨通光电表示,公司向凯乐科技支付的是银行承兑汇票,采购时未发生实际的现金支出,凯乐科技按与公司约定代加工合同,分期分批进行加工生产。已按合同要求按时交付产品,不存在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况。

必读沪市上市公司公告(10月12日)

核准豁免中兵集团因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证券交易而增持公司股份2300001股,导致合计持有公司股份385198323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51。73%)而应履行的要约收购义务。(600483)福建南纺-福建南纺股份有限公司针刺二厂第十条生产线于2010年10月10日恢复生产,设备和专业技术人员仍在积极修复其他生产线。截止目前,九个生产厂中的四个生产厂和两个控股子公司已全面恢复生产,其余五个生产厂部分恢复生产。(600487)亨通光电-江苏亨通光电股份有限公司拟转让吴江市亨通置业开发有限公司(下称:亨通置业)100%股权给苏州亨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公司受同一控股股东控股),经协商,标的股权转让价格为亨通置业经评估增值后的净资产评估价值2429。55万元。上述交易构成关联交易。(600487)亨通光电-江苏亨通光电股份有限公司于2010年10月9日召开四届十四次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如下决议:

申购价值一览

2019年3月19日,亨通转债发行,建议参与申购,获利概率65%。转股价值101。24元,预测上市价格为109~111元,理论价格为114。84元。亨通转债发行规模为17。33亿,信用评级为AA+。有网下申购,预测股东配售在50%。按照60万户网上申购,网下10000户,中签率为0。009%。顶格申购需要十一个账户能中一签。正股基本面分析江苏亨通光电股份有限公司主营光纤光缆的生产和销售,同时着力发展海洋、新能源汽车线控系统及充电运营产业。目前,公司拥有沈阳亨通光通信公司、上海亨通光电科技公司和江苏亨通光纤科技公司三家控股子公司。新一代通信产品发展空间较大。物联网的发展和智慧城市建设对物联网芯片、传感器需求较大。目前100G光模块2017年的需求量为300万只,2019年需求预计超过千万。对于公司和整个行业来说,将迎来一定的发展机遇。主营业务多元化。公司早期的主营业务主要为光纤光缆及相关产品业务,

又一个白马股爆雷跌停惊魂后亨通光电(600487)澄清自媒体质疑

曾与华润深国投共同设立上海中城永玺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对此,亨通光电澄清表示,2017年亨通光电定增资金与亨通集团其他应收款无任何关联。(1)亨通光电指出,共青城亨通持有普罗弘盛股份比例仅为1%,截止目前,共青城亨通实际出资60。6万元。其已与普罗弘盛核实,没有与共青城亨通、上海普罗股权投资发生除出资以外的其他资金往来。(2)崔根良于2013年出资投资上海贝致恒4500万元,该合伙企业主营业务为对外股权投资。经与崔根良确认,除该出资款外,崔根良及亨通集团与上海贝致恒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没有其他资金往来。2015年10月至今,亨通集团与上海汇至、共青城亨通发生的其他应收款往来均为委托投资款,与2017年亨通光电定增资金无任何关联。(3)经核实,金元顺安、华润深国投与亨通集团及实际控制人崔根良先生无任何股权关系。其二,夏虫还指出,亨通光电贸易毛利率难以覆盖部分资金成本,公司资金需求强烈的情况下,

来源:本文由配资论坛原创撰写,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